app官网入口,“魅力北京冬奥——冰雪文化介绍人”视频制作能力竞赛获奖单位的选手代表谈“冬奥我介绍 一起向未来”

2021年7月至10月,中共北京市委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和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共同主办北京市机关第五届青年技能大赛之一“魅力北京冬奥——冰雪文化介绍人”视频制作能力竞赛。12月7日下午3点,“魅力北京冬奥——冰雪文化介绍人”视频制作能力竞赛获奖单位的选手代表将做客首都之窗,和大家一起分享“冬奥我介绍一起向未来”的故事

届时,您可直接登录首都之窗直播间参与以上话题讨论,也可将您的观点发送邮件至主持人将为您转达。

2021年7月至10月,中共北京市委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和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共同主办北京市机关第五届青年技能大赛之——“魅力北京冬奥—冰雪文化介绍人”视频制作能力竞赛。竞赛以介绍冬奥会、冬残奥会比赛项目为主要内容,各单位动员机关青年进行VLOG短视频创作,介绍冰雪项目的起源、发展历史、比赛规则等,影响和带动更多青年积极参与冰雪运动、热爱冰雪运动、投身冰雪运动,有序参加冬奥会志愿服务行动计划,进一步在机关青年中弘扬奥运精神、推广冰雪运动、宣传冬奥文化,以实际行动助力冬奥会、冬残奥会成功举办。

今天我们演播室非常高兴的邀请到这次“魅力北京冬奥——冰雪文化介绍人”视频制作能力竞赛的部分获奖代表为大家一起聊一聊“冬奥我介绍 一起向未来”的相关话题。

祁迹:大家好,我来自于北京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的祁迹。在这次比赛当中我与我的团队成员“吴璇、 景滕子、毕晟”一起创作了一部名为“突破冬日”的短片,这部片子在于展示整个冬奥会当中跳台滑雪中最惊心动魄男子大跳台的故事,展示了运动员突破自身重力,翱翔于天际的这种诠释奥运精神的感觉,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这部影片。

陈艺璇: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来自于经信局政务信息安全中心的陈艺璇。我的搭档是大数据中心的“王业超”,这次我们介绍的项目是男子短道速滑1000米的项目。今天很开心来到首都之窗直播间来和大家分享,具体的项目介绍和心得一会儿在后面跟大家分享。

王泰瑞:大家好!我是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王泰瑞,我们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8年10月16日正式挂牌成立。我们一共有4位同事,主要是负责视频解说的“刘晓娜”同志,负责撰写视频解说词的“纪娇兰”同志,负责视频拍摄和后期剪辑的“陈博星”同志,我是负责视频的策划和辅助拍摄的工作,希望我们的制作视频能对大家有所帮助。谢谢。

李梦岚:大家好,主持人好,我是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景山公园的李梦岚。我的团队全部来自于景山公园的青年干部职工,他们也都是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我们一起完成了这部作品。大家也都是没有经过主动的学习,都是一些兴趣爱好,我们走到一起,做了一个视频的短片,剧本的讨论、视频的内容都是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完成的,我们一共有5个人。

刘鲸泽: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北京体育广播申奥之声的记者刘鲸泽,我们团队一共有3个人,分别是公关部的“吴易洋”、新媒体部的“叶春磊”以及我。我们三个人分工是组织策划、拍摄,还有我是出镜,我们三个人来到了位于首钢园区的滑雪大跳台,并且上到滑雪大跳台60米高的地方给大家呈现了一个小短片,详细给大家介绍一下滑雪大跳台的历史,包括首钢园区的历史,包括这个项目介绍,一会儿和主持人一起聊聊这个项目。

主持人:刘鲸泽今天确实是比较特别,应该说你是科班出身的电视人、传媒人,你有没有觉得通过做短视频的方式给大家推荐冬奥会的项目,是不是特别的得心应手?

刘鲸泽: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因为我们是广播人,可能对于这种拍视频的机会并不是非常多,但是我们是一个融媒体大环境,所以我觉得拍视频一定要有的,我们是通过广播、短视频和多种多元化的传播方式给大家介绍冬奥会的体验的项目。所以,我觉得我们并不是所有的拍摄过程中都是得心应手的,可能比如出镜,因为作为广播人出镜比较少,拍视频,我们对于设备选择、脚本设计在以前都没有非常、非常多像电视台一样的经验,这是一个很好的体验之旅,也是一个学习之旅,对于我们来说。

刘鲸泽:我觉得是一个转型,是一个逐渐的转型,在融媒体之下,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有这么一个转型。

主持人:对。我们在参加这次视频制作能力竞赛之前,大家对冬奥会的项目大概是怎么样一个认识呢?

祁迹:我一开始的时候,几年前我还是一个对于滑雪和冬奥项目真的是一个小白,后来真正与其结缘是通过有一次参加“北京市民快乐冰雪季”的活动,我们去了乔波室内滑雪场,第一次认认真真有人教学的情况下尝试自己滑雪的技术,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我发现真的很喜欢这项运动,自己就开始去有规律的学习,去练习滑雪。当你有了这样一个爱好之后,发现原来冬奥这么有意思,很多赛事每个里面都有非常多的闪光点,自己会多去看相关的,比如像平昌冬奥会以及关注北京的冬奥会,一点点就真的变成一个冬奥迷了。

陈艺璇:对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的是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那个时候对于短道速滑、高山滑雪、冰壶冰球这类的运动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成功申报了冬奥,从那个时候开始,北京就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座冬奥之城。所以现在我们家门口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还是非常期待的。再有就是像我们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北方城市,我觉得能够接触到冰雪运动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像什刹海滑冰场、南山滑雪场等等这些场地非常多,资源也很丰富,真的是一到冬天人山人海的,现在男女老少各类社会人群都可以看到,也能看出随着冬奥的推广,我们的涉猎的人群也是越来越广的,我其实也是作为冰雪运动的初级入门爱好者,在有空闲的时候也会多多去参与其中,体验冰雪项目。

王泰瑞:我对冬奥会的了解主要通过电视转播,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几个项目,比如短道速滑、高山滑雪、跳台滑雪等等。在此之前我也了解到,国家速滑馆就座落在奥林匹克的西侧,也是我们2022年冬奥会唯一一个在城区新建的场馆。我们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位于延庆赛区,跳台滑雪场地“滑雪大跳台”则位于首钢工业园区之内。我平时也会参加市局工会所组织的冰雪体验活动,这个活动受到了市局广大干部职工的一致好评。

李梦岚:之前对冬奥会的了解还真不是特别的多,可能只是一些皮毛,类似于它的什么时候开,或者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比赛,只是简单了解这些东西。随着冬奥会的脚步逐渐临近,我能感受到身边的氛围越来越浓厚,我们公园管理中心在加大冬奥会宣传和普及,比如景山公园包括颐和园、玉渊潭等很多公园现在都会有冬奥会的知识宣传展板,真的挺感谢团市委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我觉得这是一个以赛促学的形式,看上去是一个比赛,但其实是在帮助我们学习,我们很多知识和很多东西都是通过这次比赛学来的,才能让我们了解更多的冬奥会相关的知识。

刘鲸泽:对于我来说,可能对于我们北京体育广播来说是全程参与冬奥会的筹办。2015年,我刚来到北京体育广播实习,当时正好是在我们小小直播间见证了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2016年我城市成为了北京体育广播的一员,开始参与这个冬奥会的报道。作为这个冬奥会的驻会记者,我参与了像冬奥会倒计时一千天、倒计时一百天,我们作了很多关于冬奥会的活动,无论是广播的,还是融媒体的,还是短视频的,我们都是在全程的向首都的市民、向更多的市民跟我们一起见证北京冬奥会的筹办和举办,包括像大会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的发布,包括冬奥会会徽“冬梦”的发布,包括现在火炬也来到了北京,从遥远的希腊再次来到了申奥之城北京,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冬奥的脚步越来越近,冬奥的火苗逐渐的就点燃了我们所有人的心,我觉得冬奥对于我来说是几年当中一直持续的围绕在我身边,持续的让我和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一起来关注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口号叫“三亿人一起上冰雪”,在这几年当中从滑雪爱好者,在雪场上就非常能非常感受到这一点。可能在很早以前,可能20年前,北京的雪场没有什么人滑雪,可能连滑单板的都看不见,雪场也很少,不管是面积还是设施都没有达到世界顶尖的水平,因为我们申办了冬奥会,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走向雪场,而且越来越多的初学者开始愿意体验滑雪,这是我们举办冬奥会的意义,我们在传播当中非常欣慰,就是大家越来越喜欢冰雪了。这是我对冬奥会的一种理解。

主持人:听你说完之后我很羡慕,参加了很多冬奥相关的活动,也是很好的一个体验。我想,五位嘉宾参加这次视频制作能力竞赛都是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大家是不是在比赛之前已经作了很多这方面的准备了?

祁迹:准备作了三点:一是我们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项目是跳台滑雪,男子大跳台,它的举办点在张家口崇礼区。这个地方如果真实拍摄就要出京,所以我们和领导、跟机关党委书记、主任一起沟通,主任拍板说你们一定要去现场拍摄,这样才能拿到最真实的素材。获得领导的支持,这个特别重要,因为疫情期间,尤其大家一起出京拍摄,真的有难度和风险的。但是,我们抓住这个机会,找了一天的时间去完成了拍摄。二是有自己的技术储备支撑,我们台办有一个叫“精彩台湾”的融媒体的平台,它是我们融媒体中心举办的,融媒体青年干部很多,我们团委积极和他们合作,让他们为我们做技术支撑,展开联动,这样把我们很多好的想法变成现实,能够在画面上展示给大家看。三是在征订脚本上发挥团支部的能力,跟北京电影学院青年教师一起沟通,让他们帮我们润色分镜,让整个影片更有电影感、让大家喜欢。

陈艺璇:我们确定了项目,在素材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我们毕竟在这个方面经验确实比较少,查阅了很多关于短道速滑资料,了解历史、起源等等,还看过很多比赛的视频寻找灵感。包括我们在视频中截取了一些真实比赛片断,用于解说和比赛现场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这么一个展现。在选景方面,办公区在数北大楼。

陈艺璇:在数北大楼找了一个视野开阔地方,可以特别清楚看到主场馆鸟巢、冰立方以这个来作为视频背景。另外一方面,我和搭档在视频当中都有出镜,我们两个提前需要对词进行磨合,因为毕竟这也是第一次合作,也是一个比较新的体验,前期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

王泰瑞:非常荣幸,我们团队制作的这个视频“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赛”,获得了我们此次竞赛的一等奖,这离不开我们市局党组领导对我们青年干部的指导和培养,离不开我们机关党委、机关团委的同志们做得精密的筹划和详细的部署,也是离不开每一位同志在视频制作当中高效的分工合作和交流。在接到竞赛通知之后,我们市局的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组织大家开始组建团队,我们机关党委的同志则是帮我们沟通协调,让我们能够走到冬奥组委办公地,走进首钢园区进行实地拍摄。另外我们每一位同志搜集大量相关素材,学习了大量的冰雪知识,极大加深了我们每一个同志对冰雪文化的了解。

李梦岚:我们前期的准备主要是一些大量的图片和视频的资料机搜集,这件事就是我们单位领导非常重视,非常支持我们参加这个比赛,包括我们在说想要用身边的团队,包括选择演员的时候,领导基本都是说随便挑。我们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一下冬奥会的相关知识,我们这次拍摄的主题是一个冬残奥会项目“单板滑雪的坡面回转”,在网上这些东西相对来说资料比较少,我们也是查了大部分的比赛视频,包括一些我们国家的运动员是如何参加这种项目比赛的,我们都有查阅。基本上这就是我们前期的准备。

刘鲸泽:我觉得我们单板滑雪大跳台的拍摄是一个群策群力的合作方式。首先是我们的拍法,无论是拍什么样的视频,我们一定要用我们的资源和业源联系到现场,我们一定要去现场拍摄短视频。之后“吴易洋 ”“叶春磊”和我,我们三个组成一个小组,想了想,最终决定拍摄首钢滑雪大跳台,因为这个大跳台对我们北京这个城市来说是非常具有意义的。因为第一个它是冬奥会当中北京赛区唯一一个雪上项目,并且建成以后是北京的包括整个世界唯一一个永久性保留的大跳台,之前我们看国外的一些大跳台比赛都是临建,这在首钢又是在我们工业的遗址公园建立这么一个大跳台,对我们京西网红打卡地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示。包括“飞雪”这个项目其实进入北京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这个赛事对我们北京人,对我们老百姓来说也非常熟悉,也非常具有代表性。2019年第一次来到首钢滑雪大跳台进行比赛,全世界的运动员都聚集到了首钢,他们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跳台觉得非常棒,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雪质这么好,环境又这么好的大跳台。所以我们觉得这是可做的一个项目,也是可做的地方,所以选择了首钢滑雪大跳台作为我们一个项目进行创作。

主持人:因为说近几年,视频的行业发展的非常、非常的迅猛,尤其是短视频制作呈几何量级发展。我们这次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有没有一些短视频制作的经验和大家分享一下,还有技巧方面的。

祁迹:我先来给大家抛砖引玉一下。我觉得,第一个是要真实性,第二个要大众性,第三个是要有审美性。首先,拍摄一个影片,每个人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生活都有闪光点,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把它真实展示出来,不要过多包装,用真实的故事展现精彩的影片。第二个是大众性。很多时候大家自己拍摄的一些短片和一些影片的时候,实际就是一个很大众的东西,不要把它门槛想的过于高,这几年短视频的迅速发展,实际有一点,影片有点跌下象牙塔的感觉,每一个人可以轻松的做,全民都在做。所以大家需要的是我们有勇气拿出手机来,拍摄自己的影片,这是非常重要,剪辑这些也都是,只要做进去了,真的不难。

还有一个就是审美,任何一个好的作品,都是从模仿开始的,一点点,先去发现美的东西,然后逐渐去模仿它的方式,然后一点一点才能拍出自己风格的影片,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大家平时多去看优秀的影片,然后一点一点琢磨其中的拍摄手法,这样才能做出自己好的作品来。

陈艺璇:这次我们的视频制作没有很强的艺术性,也没有特别高的技巧,就是一个直白,简单的呈现方式,要说分享经验的话,我觉得可以给作为新手,给大家共享几个我们怎么来做好一个视频。首先,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取景画面一定要正,横平竖直的,让画面如果有移动的话,要保证稳,我们拍摄的时候会用到手机支架、三脚架的工具进行辅助,这样可以保证镜头给观众带来一个好的观感,除非是炫的转场,如果比较晃的话,会给人感受不好,容易看了眼晕。第二点,新手的采音设备,各种可能跟不上,那我们就选取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然后把我们想要说的东西清晰的表达出来,保证我们视频可以有比较好的声音质量,清晰的人声。我觉得做到这两点,基本上就是能够保证一个完整的视频呈现出来了。还有就是一个好的视频作品,只要能够把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去清晰的展现出来,真情实感,这样就是一个成功的,也很容易做成一个视频作品。

王泰瑞:近年来新媒体发展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在我看来短视频的制作是一个势在必行的趋势,比如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这些年一直在采用“两微一端”的平台对市场监管工作进行宣传。在我们这个视频的拍摄当中,因为我们项目的场馆也是不在北京,在张家口,我们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没有能够出京实地进行拍摄感受,所以我们选取了出镜解说和比赛视频相结合的方式,用更为直观的方式把我们的所介绍的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赛”展现给大家,向大家介绍。

李梦岚:我觉得视频制作主要工作一个是前期的拍摄,还有一个后期的剪辑。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如果说你们要拍视频的话,一定要拍摄之前要知道自己想要一个什么画面,想得到一个什么效果。在脑海里一定要有一个自己想拍的理想的画面。当然,如果说我们拍摄的内容无法达到我们自己的预期效果,可以适当的做一些减法,比如我这块怎么运镜、怎么转场,如果效果想的和我不太一样,我就不要,就可以用很直接的方法拍摄。包括后期的剪辑,市面上现在有非常好用、非常直观的剪辑软件,包括手机、电脑的,都有,可以先用这些软件试着,上上手,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兴趣,可以再去学一些相关专业的软件,它们看上去会复杂一些,但其实学进去以后也不是很难。基本就这样。

刘鲸泽:我想说的是在拍摄之前,我们在脚本的准备方面是最下功夫的,也是花的时间比较长的。在此之前,我可能在拍视频的时候,只能是随手拍,想到什么拍什么,但是现在这是一个知识类的小食品,我们更想第一是专业性,第二是准确性,第三是美观度。所以我们脚本的准备方面,比如什么时候记者该出镜,什么时候后期需要配旁白,包括新媒体的人员会跟我们说一些在拍摄和想要的一个什么样的视角,都会给我们前期沟通,所以我们在前期这个脚本的准备上是花了很大的功夫,三个人一起改了两三遍,包括让我们的台长来审,包括让我们的同事看一下,就是数据是否是准确的,介绍的语言是否准确的,并且是通俗易懂的。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选择了一个很小巧的拍摄的大疆的OSMO,我们不知道你们用的是什么样的设备来拍摄,但是我觉得这个对于现在的这种拍摄的自媒体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它比较小巧,比较轻便,并且它的自己系统里也有这种制作的方式,我觉得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在拍摄和脚本方面是我们这次学到的知识点。

主持人:不同的题材大家在制作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应该会注重拍摄的还是注重后期的剪辑,或者像刚才刘鲸泽说的更注重本的制作过程。我们在这次比赛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难忘的经历?

祁迹:因为我们有实拍,到张家口实拍,印象最深得是实拍当天,我们去了一个地方叫崇礼区的太子城,这是一个群山环绕的京北小镇,它在镇里建设了跳台滑雪的场馆“雪如意”,我们刚到“雪如意”的时候,天已经开始微微下雨,大家就开始紧张的拍摄过程,一会儿这个雨逐渐变大,所有人立刻冲过去,保摄影机,自己都不要伞了,给摄影机打伞,一直这样坚持到中午。后来雨停了,我们当时想,终于可以正常进行拍摄了,结果下午的时候整个山里开始大雾弥漫,雾已经大到二三十米看不见人影,当时我们所有人想着这个是不是还要再补拍,一直一直这样坚持到晚上,赶紧又去冬奥村拍一些场景,直到片子拿回来的时候,我们一看好在素材还不错,没有因为恶劣的天气影响。当时我最担心的是大家去的几个人,大家淋了一天,也没有吃饭,担心大家会感冒,万幸一切很顺利,把这个成片做出来,然后呈现给大家。

陈艺璇:我听到刚才祁迹的这些介绍,我觉得让我很感兴趣,我以后如果自己有机会的话也要多去尝试各种的拍摄方式,也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我们这次的视频制作对我来说,比较有趣的一个小经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选取视频封面的时候一开始在脑海中想到很多炫酷画面,最后还是觉得秉持我们朴实、直白的画风,选用了最简单的方式。一遍遍的跑,我的搭档在一遍遍跑,我们连拍,抓拍,选取了一个最接近于短道速滑运动员在冰场上丰姿的镜头,放到我们的封面上。我就是想说,不管我们用什么形式,只要是我们努力去做、认真去做,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很宝贵、很有意义的一次经历。

王泰瑞:我们这次视频拍摄中,由于无法去实地拍摄,最后我们决定去走进首钢园区进行拍摄。当我走进首钢园区的时候,令我最难忘的。因为众所周知,我们滑雪大跳台座落在首钢园区的北区,据北京冬奥组委会工作人员讲,它是冬奥历史上第一座与工业遗产的利用直接相结合的竞赛场馆,通过奥林匹克运动带动我们城市更新和发展,这也是充分体现出了我国一直所坚持和倡导的绿色办奥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更是充分的彰显出了我们的中国智慧。

李梦岚:我们这次最难忘的经历主要就是返工。我们前期的准备和后期的拍摄都遇见了返工这个问题,像前期我们在做脚本,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实地拍摄,没有专业演员,没有办法到专业场地去,后来我就想了一个中和的办法,还得自己的技术水平可以达到的办法,我们可以完成这个脚本,写着写着发现写不下去了,就推翻重新写,写着写着又写不下去了,因为达不到,拍不了,最后我们定了演员少、场景少,然后又能表达出自己想拍摄的主体的剧本呈现了出来。一开始定的是我们用一天的时间把所有素材都拍完,后来发现脚本上有一些硬性的问题,改变不了,还得回头重新写,我们就暂停了,当天说先不拍了,各自回到各自岗位,过一天全部补拍。后来人齐以后,发现那天天气和阳光完全不一样,有些阴影,包括还有一些刮风。我们就说今天也拍不了,后来说怎么办?我们一致同意,当时真的没有一点的犹豫说把之前的东西补拍一些,以今天的天气为主,当天的天气还说得过去,没有人说算了吧,再等两天,因为时间也不多了。当初对我感触很深,当时是临时组建的团队,大家都有这份心,他们都觉得如果要做的话,尽可能做的好一些,团队是1+1大于2的状态,我当时挺感动的,大家一起努力把当时的全部拍完,晚上回去看了一眼,素材都可以用,整体完成了拍摄工作,比较让我难忘。

刘鲸泽:我觉得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心愿都是想小团队做到最好的,不管是拍摄还是后期,都想要做到能力所及的最高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对于我来说最难忘的我要上到60米高的大跳台最顶端去拍摄,我是恐高的。开始两个男生跟我商量,说要不要去60米高的运动员出发区去拍视频,刚开始我很犹豫,因为我知道那种站在高空,虽然脚站在上面,但是心里可能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感觉,然后还要出镜,还要说主持词,我当时真的犹豫了一下,但是想到真的想让这个视频呈现出最好的状态,无论是拍摄状态还是我自己的状态,我一咬牙,一跺脚,我说我行,我去。因为上去的时候我都是闭着眼睛,因为我不太敢看自己从地面一点一点上到高处,直到看到跳台顶端有一个“冰墩墩”和“雪容融”在迎接我,我看到这两个吉祥物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看到了家人一样,我觉得心突然安静了下来,也不再说想看到地面的什么情况,站在了我们这个大跳台的最顶端的出发区,基本上我们有一半的视频都是在上面拍摄的,包括在后来给我提了其他的要求,说我们换一个场景,比如换到大跳台旁边有一个楼梯区域,都是工作人员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又站在了楼梯区拍摄了很多场景,这是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和非常好的体验,就是战胜了自己,然后也为我们这个小团体作了一点自己的贡献。

主持人:付出了很多,完全是在挑战自己,又恐高的人能够站在那么高,像你自己说得那样,还能把自己的主持词全部说出来,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祁迹:我觉得我的认知点跟刘鲸泽很类似,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拍摄的是男子大跳台,翻了一倍,足足120米高的大跳台。

祁迹:当时走到“远桥中心”它整个“雪如意”是依山而建的,你真的被震撼到了,一个是它的美,另外一个就是它的高,因为刚才我说了,当时天气有雾,上面有一个顶峰区的雾是忽隐忽现的,你仔细去看出发区,发现跳台出发区真的好小,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觉得这些运动员真的好厉害,他们真的是充满勇气,因为在那个地方想自己一个人孤独坐在出发区,然后开始往下滑的时候,每次跳台的时速得超过百公里以上,我们自己开车在高速上,那种迎面的风,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力量才能支撑他完成这个。我们可能只是一次感受,对于人家来说,是每天一日复一日的练习,我真的非常敬佩这些运动员们,敬佩他们这种精神。

陈艺璇:随着这次对项目的深入了解,我对冰雪运动确实更感兴趣了,我想在今后有机会多去尝试更多元的冰雪项目,也接触一些实战技巧,让我的爱好不止停留在平时的娱乐,也更体会一下运动员在赛场上的心情。这次能够以冰雪文化介绍人的方式参与到冬奥中来,来推广冰雪运动,弘扬奥运精神,响应3亿人参与冰雪的号召中,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冰雪文化我觉得不仅仅是反映了我们国人当前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和我们现在不畏困苦的意志品质,更是以本次冬奥会作为契机,展现我们大国风范,加强东西方文化交流与融合。今后我也想在冰雪完全传承和发扬上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王泰瑞:通过这次比赛,可以说是让我们团队每个人都加深了对冰雪文化的了解,像祁迹老师说的,让我们深刻体会到对运动员愈发崇拜的感情,他们真的非常不容易,也是让我们大家都深刻的了解到冰雪文化当中所蕴含的东西,它是那些鼓舞我们,不光是运动员,也是我们每个人,鼓舞我们直面困难,敢于挑战,超越自我,超越自身的优良的品质,可以说是通过这个活动,让我们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李梦岚:通过这次活动,让我比较震惊的是冬奥会其实没有你想想的项目只有咱们了解到的一些滑冰滑雪的普通项目,它有很多的分项,是非常细化,有上百个小项目。再一个就是我这次对残奥的相关知识了解的更多一些,因为我们这次拍摄主题是残奥项目,我也更加了解到他们很多运动员的不容易,他们很多生活上也好,还是训练上也好,都是非常不方便的,但是在比赛当中完全看不出来。我在比赛的视频中看到他们那些身影,都是非常的速度非常快,也是身影非常矫健的。还有我们国家很多项目之前没有参与到项目中来,后来我们参与到了很多冰雪项目里,再到后来我们国人走上了最高领奖台,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也是祖国的一个强大的路线,能够让我们在很多东西了解到。而且这次我可能会更加的关注和期待这次冬奥会,因为我觉得我也为这次冬奥会出了一份力,我很自豪,所以我可能会把我了解到的很多讲给我身边的朋友们听,让他们也加深对这方面的认识,他们肯定也会非常感兴趣。

刘鲸泽:这次我觉得是让我更深的了解了奥运文化和北京的文化、城市文化,应该如何更好结合起来进行宣传和报道。因为,首钢滑雪大跳台虽然是一个比赛项目,是一个大跳台,但是所坐落的园区是首钢园区,在之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来到这个园区他就曾经说过,这是我觉得北京最好的一个遗产。这种奥运的遗产对于我们北京的这座申奥之城来说是意义非凡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奥运会,让世界看到我们北京这座城市的丰采。到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了,我们继续用之前的场馆,比如鸟巢、水立方、首都体育馆,都是我们的场馆再利用,也是我们北京2008年奥运会遗产,如何把北京下来的遗产和现在的奥运会进行一个更好的结合一个宣传,对于我们来冬奥的传播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题,如何能够把这个申奥风采包括申奥人能够结合进来,进行更好的宣传,我觉得这是拍摄的更深的感悟。

主持人:我们经过这样一场比赛以后,大家有没有觉得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也好,还是生活感悟也好,有一些影响?我想最起码可能是不是等到我们开冬奥会的时候,一定会跟家里人在一起看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介绍自己这次短视频比赛里宣传的这些项目?对不对。

祁迹:我这里感受最深的是一种敬佩,因为我们在去张家口拍摄的过程中对接的很多都是冬奥组委的同志,那个时候大家不知道,9月份他们在崇礼宿舍里,实际上已经用上电热毯了,天气非常冷,而且住在山上,所以很多人想去简单的购物,都实际上有困难的。另外,他们在河北因为疫情关系,很多人因为冬奥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所以我心中这一点的敬佩必须要给他们的。而且很多时候这些人就是我们身边的同事,大家可能都认识,为冬奥默默的付出,我们可能大家在影片上看见的是壮丽的场馆,这些运动员们,但是这些背后的,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这一点敬佩是我这次最大的一个感触,他们真的太不容易了。

陈艺璇:我觉得在观看这些比赛项目的时候,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解说,给身边的朋友、家人,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因为毕竟自己也作了很多功课。另外一方面,最直观的对我的提升就是拓展了一项技能,感受到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的工作当中其实也是这样的,我们会面对一些冬奥,像一百周年、70周年重大活动保障的时候,我们要做7×24小时监测保障,这个过程中是离不开我们团队当中每一个人协作力和责任心。所以,每一件事都是相辅相成的,有它的意义存在。另外在生活方面,我觉得短视频是特别好的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哪怕我没有任何的专业设备,就只有一部手机,随手拍下来一些零碎片断都可以帮我们留下当下最美好的、最有意义的片断,同时也能帮我们养成乐于分享的好习惯,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王泰瑞:在此次竞赛当中,我们团队“刘晓娜”同志深入浅出的讲解,“陈博星”同志专业的拍摄和剪辑,“纪娇兰”同志的优质编写,以及领导和同志们的大力支持,使得我们获得了此次竞赛的一等奖。我们大家把它看成是一种历练、一次成长,更是一种激励,激励我们大家继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脚踏实地的干好每一份守土为民的市场监管事业,我们也会以不负韶华、只争朝夕的精神践行青春心向党、建功新时代的使命和责任。

李梦岚:我们这次感悟就是拓展了一项技能,真的可以发现很多东西很有意思,我们大家也都很感兴趣。再一个提升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凝聚力,我们互相有了彼此的更加的了解,我们以后可能再凑在一起拍摄其他的东西,毕竟大家都对这个有兴趣。还有我们对冬奥的知识储备有了一定的增加,在以后真的到比赛的时候还会像之前那样讲给身边的朋友们听,跟大家分享我们知道的这些知识。

刘鲸泽:这次拍摄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我们拍完以后,整个小团队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突然发现还可以这么拍冬奥的场馆。于是在那之后,我们就拍了一系列的叫“虎仔逛冬奥的”的“虎仔探馆”的系列短视频。

刘鲸泽:因为出镜的不再是人了,而是一只布老虎,就是一个老北京的小玩具布老虎,上面有一些红、绿的花图案。明年冬奥会的时候是一个虎年,这个小老虎带着我们所有人逛这个冬奥场馆。所以,非常感谢这个比赛,让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思考,就是我们视频也可以有多种多样的拍摄方式,可能我们以前更注重的是广播端,更注重的是今天发了几篇稿,我们稿子有多精彩。但是现在有了更多让大家观看的方式,或者和我们的听众和交流交流的一个方式,我们现在在北京体育广播的微信公众号,包括抖音,我们时常发这个虎仔 逛冬奥的视频,大家觉得太可爱了,这是一个创新的视角,作为我们媒体人来说,只有不断地创新,才能让我们媒体源源不断有动力,更加的有创新,我们觉得这个需要持续下去的。

主持人:谢谢各位。最后,我们把时间交给各位嘉宾带我们一起走进各自介绍的比赛项目。

祁迹:男子大跳台是一个叫K120的有120米高的跳台,这个项目是所有的男子跳台滑雪当中最高的,也是速度最快的一个项目,最早的时候跳台滑雪起源于挪威,1924年在法国的冬奥会正式成为奥运的项目。我们现在拍摄的实际上处于四个阶段,第一个是启动区,第二个是助滑道,第三个是飞行段,第四个是着陆区。运动员从120米高的台上起跳,滑行的时候最大速度可以达到110公里/小时,等到断开的时候需要双臂紧紧夹紧自己的身体,然后像离弦的箭一样,然后跟自己学板呈平行的状态,这样进行一个飞跃。这个之后,地上会激光打出一个K线,这个K线代表着大家的平均成绩,当然他会以这个为基准,来进行比赛分数的衡量,分数的评定主要分为两块,一个就是运动员空中飞行的姿态,另外一个飞行距离的远近。是这样一个比赛项目。

陈艺璇:说到短道速滑,大家可能会好奇,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一个在比赛规则不同,另外一个在服装、冰鞋、冰刀都不一样。我们短刀速滑特点这个冰刀是短的,因为场地特别小,全长只有111.12米,我们一般的操场400米、800米这种标准,它只有111.12米,所以这也就决定了它的直道更短,弯道更急。所以,短道速滑运动员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尤其在一千米的比赛中,可以说是速度和耐力的双重考验,因为他不仅要保持像500米那种全程冲刺的状态,更要分配调节好体力,还要保证在比赛过程中不能犯规,而且不能受到其他选手的影响。因为短道速滑在同一起跑线上,大家可以随时超越对手,随时变道,没有赛道的限制。所以,这是一个策略、胆识和刺激并存的一场较量。在2022年的冬奥会上,我们短道速滑场馆在首都体育馆,我们的短道速滑男子队里也有很多像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这样实力强劲的选手,希望在这次家门口的比赛能够看到他们的突破,让我们一起来拭目以待。

王泰瑞:我们这次介绍的“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赛”,是上世纪90年代被列为冬奥会的项目。它的运动员大多数都是由原来的高山滑雪的专业运动员转向而来,在比赛当中的最高速度有可能达到70公里每小时,是一个非常快速、非常惊险的一个项目,所以在这个比赛当中,尽量减少一些身体的触碰,对身体触碰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有可能会被判为犯规。从这儿就深刻体现出了我们的运动员真的是面临着很高的风险,也是更加的让我们对他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李梦岚:我这边的项目叫男子的单板滑雪坡面回转。它是一个技巧性的比赛,最早出现在索契冬奥会上,在第十二届平昌冬残奥会上从高山滑雪的项目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比赛大项。我们2022年冬残奥会单板滑雪比赛在张家口赛区的云顶滑雪公园进行,坡面回转其实是一个不规则的地形,它是有一定的斜坡,垂直落差在100米到200米之间,赛道长度是400米到1000米不等,它雪道宽度至少25米,赛道宽度至少4米,平均坡度是15度上下。他们大部分运动员会采用一种竞速类的滑雪板,这种滑雪板的速度更快,而且稳定性更加强。坡面回转是单人计时赛形式,每名运动员滑行两轮,用时最短的一轮成绩最后决定最终排名。残奥会单板滑雪是个竞速项目,它需要要穿越旗门,在起伏不平的赛道上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滑行,我们国家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在这个项目上已经拿到了金牌,我从网上了解到,他们已经投入到非常紧张的训练,每天时间的安排非常严格,已经正在准备这个比赛了。

刘鲸泽:先回答祁迹老师的问题。我们两个项目很像,但是有很多不一样,祁迹老师的项目叫男子跳台滑雪。

刘鲸泽:我这个叫男子滑雪大跳台项目,就是祁迹老师的项目是比谁飞的更远,我这个是技巧类的项目。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谷爱凌和苏翊鸣两位小将正在美国滑雪世界杯的表现,这就是我们滑雪大跳台的项目。

单板滑雪大跳台一共4个小项,会产生四枚金牌,分别是男子单板滑雪大跳台、女子单板滑雪大跳台,还有男子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和女子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在大跳台有一个区域,一个是助滑区、还有起跳区,在起跳台上要脱离起跳台,翻越在天空,转很多圈或者做很多翻转的转体动作,然后裁判进行打分。裁判打分的关键点就是难度怎么样,完成度如何,翻越的高度怎么样,落地是否稳当,通过这四点给选手打分。这个比赛资格赛分两轮进行,决赛是三轮,取最好的两轮成绩叠加进行排名,最终进行总成绩,100分制,基本上是得分越高,两项两轮叠加起来分数越高,你就是排名就越高。刚刚在滑雪大跳台世界杯上苏翊鸣和谷爱凌分别夺得了冠军,这是滑雪大跳台中国的两个希望之星,希望他们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去的更好的成绩。

主持人:好的,希望各自介绍的比赛项目我们中国队都能取得好的成绩。另外,我们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是我们依然希望各位在座的嘉宾能够在未来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短视频。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